各種雜物堆放處

Brightest Star

#原著背景

#Farrier视角


01 异乡人

1945


“抽烟吗?”对座的士兵用不太标准的英语问道。一个法国人,一个战俘,一个逃亡者,一个异乡人,向Farrier递了一卷烟。


“……”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接过了烟。窗外是驰骋的晚春的绿色原野,和煦的阳光铺在车座上--Farrier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见到太阳了。现在是1945年的四月,距离Farrier在敦刻尔克被俘已有五年。“谢了,老兄。”

 

列车一路向南,驶往法国。在多弗角,Farrier即将踏上回家的船只。

 

“如果车上有美酒,我们一定要干一杯。”法国人扯着嘶哑的嗓子说道,“敬生命。”

 

Farrier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

 

空气再次归于静默。逃离集中营抵达安全区之后,士兵们都太疲惫了。他们都是幸存者,都是幸运儿,都是受难者。

 

法国人又问道:“有人在等你吗?等你回家?”

 

“……我没有妻儿,家里有一个妹妹,Kate,我想我的父母和她一定盼望我回家吧。”Farrier顿了顿,又说,“我有一个战友,在敦刻尔克和我一起执行任务。那年他…他在海上迫降了,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我希望他还活着。”再次(已经不知道是这五年来的第几次)想到Collins,Farrier的心脏仍然忍不住的抽痛。他期待回到英国,期待与Collins再次相见。他还活着吗?Collins还活着吗?

 

“…我参军的时候,我的儿子才三岁。只是可怜了我的好姑娘,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法国人叹了口气,从身上摸出一支怀表,里面装着他的全家福。他轻轻抚摸泛黄的相片,湿了眼眶。

 

飞行员握了握法国人的手,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看了看法国男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有着灵动的双眸和颜色极浅的卷发。恍惚之间他又再次想起了他的老友。

 

“我是Daniel。幸会。”

“Farrier,幸会。”

 

02 英格兰

1945

 

1945年的5月,Farrier再次踏上了祖国的土地,他日思夜想的故乡。

 

伦敦的街道上洋溢着喜悦,广播不断的宣读胜利的消息。苏联人已经让他们的旗帜飘扬在柏林上空,战争终于结束!

 

飞行员到达伦敦时,刚好赶上一次游行,鲜花,孩子和男人女人们簇拥着前进。那是他多少年都没有见到过的纯粹的笑脸。

 

但是Farrier无心久留,他要回到指挥中心。

 

当他再次见到他的直属长官时,他们相互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紧接着是漫长而热烈的拥抱。

 

“我以为你已经牺牲了了,基地的墙上还挂着你的光辉事迹呢。”他的长官笑着摇了摇头。

 

他们一起再次参观了指挥中心,路上的士兵认出Farrier的朝他点头微笑,欢迎这位英勇战士的归来。在进餐之后,Farrier终于问了:“长官,有没有任何关于Collins的消息?”

 

他的长官沉默了,他凝视着Farrier,长叹了一口气,“你的搭档在几个月前的空战中牺牲了,我很抱歉,真的。”上校观察着Farrier的表情,似乎想要在他沉静的表情下找到一丝裂缝,“Collins是一个很棒的小伙子,他值得生活在更好的年代,你们都是。但是,你知道战争的。总要有人倒下,总会有人牺牲……他是个英雄,你也是。”

 

Farrier紧紧抿着双唇,不知道作何反应。他了解战争的。事实上,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希望,希望是一只令人绝望的巨兽,Farrier希望Collins活着,希望他刚刚听到的都不是真的…他已经无法做出任何情绪上的反映了。

 

“好的。长官,我知道了。”

 

“他还有些遗物,如果你想,也就拿去吧。上级本来做出指示,说这些东西如果无人领取将来就放在纪念馆。但是我看过那个男孩的日记,也许并不太适合放在纪念馆展出。我想你该看看,毕竟你们是老朋友。”上校在老朋友上加了重音,语气中有一种复杂而微妙的情绪,似乎意有所指。

 

那是一本黛蓝色封皮的日记,让Farrier再次想起了Collins的眼睛。日记的第一页夹着他们在福蒂斯服役时的合影,Farrier麻木的心脏终于开始再次跳动。

 

1936年10月15日

我们的教官是王牌飞行员Farrier。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但确实是一个有趣的人。

 

1937年2月2日

他可能是个混蛋,这种下着雪的冬天半夜三点拉我们起来夜跑???我收回我觉得他很有趣的评价。

 

1937年2月14日

就算在军中,他应该也能收到很多鲜花。Collins,祝你情人节不快乐。

 

1937年3月5日

说句实话,RAF的饭是真的难吃。怀念妈妈做的美食。

 

1937年5月19日

所以我一个开民航的为什么要跑来开spitfire??民航上还有漂亮小姐姐可以和我聊聊天,RAF只有不解风情的Farrier。另外,结业考试真是!@#¥%……

 

1937年11月30日

和Farrier分到了同一个小队,同一个宿舍,居然有点小激动。希望他会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舍友。

 

1938年6月1日

最近在读济慈的诗,很喜欢这一首,摘抄一下:

 

                          Bright star

   

  Bright star, would I were stedfast as thou art--- 

  Not in lone splendour hung aloft the night

  And watching, with eternal lids apart, 

  Like nature's patient, sleepless Eremite, 

  The moving waters at their priestlike task

  Of pure ablution round earth's human shores, 

  Or gazing on the new soft-fallen mask

  Of snow upon the mountains and the moors---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Pillowe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To feel for ever its soft fall and swell, 

  Awake for ever in a sweet unrest,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我知道这样的感情可能不太对,但我觉得Farrier是我明亮的星。

 

1939年9月20日

希望我们能在战争中活下来。

 

1940年5月26日

等了很久,Farrier没有回来

 

1940年5月27日

Farrier还是没有回来。

 

 

1940年5月30日

人们跟我说,在敦刻尔克的英国人都回来了。

我要再次奔赴战场了。

Collins,祝你好运。

 

1941年7月28日

该死的德国佬。

 

1942年8月31日

还是没有Farrier的消息。他还活着吗。

我希望他还活着,如果他在那什么该死的集中营…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我一定把附近的弹药库炸平。

 

1943年4月5日

基于我在战争中的表现,他们给我提了军阶。本该高兴的。

但是我累了,只想快点结束。

 

1944年7月28日

听说奥斯维辛很惨。Farrier到底在哪里?

也许他已经牺牲了。

该死的,他到底在哪里?

 

1944年12月8日

我时常怀念我们一起飞行的日子。要是我有幸活到战争结束…

那段日子是我最珍贵的回忆。

 

1945年1月2日

我知道那群德国佬快不行了,我已经闻到了胜利的味道。

还是想要上战场,想要亲眼看见他们战败。

 

1945年2月14日

上帝啊,仁慈的上帝。我真的想念他!

我想我可能爱着他。

 

日记到这里结束了。

 

Farrier的长官理解地,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真的很抱歉。”

 

但Collins已经不在了。这些都不重要了。

 

 

03一首民谣

1960

 

“Uncle Farrier,”小男孩扯扯叔叔的衣袖,“你为什么哭了?”

 

Farrier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湿了眼眶。“因为想起了一些往事,Jack。”他刮了刮男孩的鼻子,“你们生活在一个多么幸福的世界…”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Young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n will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every one!

when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Farrier抹了抹眼角,牵着小男孩的手走出了糖果店,”Jack,改天陪叔叔去看看老战友好不好,我会征求Kate的同意的。“

 

男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他们去了Collins长眠的地方。即使知道Collins不在这里,Farrier也想来这里看看他——Collins和他最爱的天空永远在一起了。

 

他献上了一束百何,亲吻了他的墓碑。

 

他的男孩,他的鲜花,去哪儿了呢?

 

04 当你老了

1990

 

Farrier没有结婚。

 

他已经老了,走不动了。Kate先他一步走了,而Jack也即将有自己的孙子。

 

Jack是常常来探望他的,他很喜欢他的Farrier叔叔,喜欢听他讲各种故事,尤其,尤其是他仍在军校里的那些趣事。故事的主角,往往是同一个人,Collins。

 

Jack猜测过他叔叔和Collins的关系,他们是良师益友,这点毫无疑问,但,总觉得这样的关系还不足以形容他们的感情。那么,他们是爱侣吗?他也问过Farrier叔叔,事实上,Jack自认为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人,就算叔叔喜欢男人他也无所谓,谁叫他的叔叔是个战争英雄呢。

 

但是Farrier叔叔总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圣诞节快到了,Jack把Farrier接到了他在林肯郡的家。炉火安静地燃烧着,Farrier在摇椅上微笑地看着家里的年轻人忙活着。

 

“Jack…Jack——”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非常想要像过去一样给Jack讲讲睡前故事,虽然Jack真的已经老大不小了。

 

“Aye,aye,Uncle Farrier。”Jack于是搬了一张小凳子坐到了Farrier的身边,“你想要说什么?”

 

老人弯了弯嘴角,”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Collins于我是怎么样的存在吗?“

 

Jack的眼睛忽然变得更加有神——

 

“他,Collins,是我生命中最明亮的星。你还记得RAF的箴言吗,‘Per Arduaad Astra’,Collins就是我逆境中最明亮的星。虽然我过早的失去了我的星星,但他燃烧的余热一直伴随我走到了今天。我漫长的一生里,有过无数的黑夜,无数的梦魇,那些恐怖的回忆…但每一次,一想起他的笑容,我都觉得不再难过。你问过我是不是爱他,我想了很久,到现在仍然没有答案。也许吧…“

 

Farrier的小侄子红了眼眶。

 

“Jack,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走了以后,请帮我穿上军装。还要请你帮我把我床头的那本蓝色封皮的日记一同烧掉,好吗?如果可以,我也想要回到我的天空;如果不行,请你把我葬在Collins的墓旁。”

 

Jack沉默地点点头。

 

1991年的第一天,Farrier离开了。

 

Jack遵照他的意愿,让他回到了天空,敦刻尔克的天空。


--------------------------------------------------------------

Per Arduaad Astra:被译为“逆境中的明星”(Through Adversity to the Stars)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1960年发行的一首反战歌曲


评论
热度 ( 17 )

© CREONT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