Кит

各種雜物堆放處

【转自百度平子真子吧】死神官方小说3入手

转载自百度平子真子吧,翻译者是→choloex


授权在这里↑

因为太爱平子了所以忍不住放到这里来了呵呵呵呵呵_(:з」∠)_

======================================





貌似是平子首次出场的两页


p056-057

"朽木小姐...”

正在织姬担心的同时,

"织姬MM〜〜!!"

一个将手挥得嗖嗖直响,穿着队长羽织的男人登上了山丘,金发妹妹头随着春风的吹拂飘动。

他就是先前共同参战的假面军势的一员•平子真子。

”平子君!”

确认了声音主人的织姬站了起来,露出笑脸不停地挥舞着手。露琪亚也站起来无言地行了一礼。

”因为感觉到了织姬MM的灵压,就抛下工作过来了!什么呀,只有女孩子的赏花会吗?这种时候也应该邀请我来嘛〜!”

平子正对两人弯腰坐下,也催促着她们坐了下来。

”这幅打扮...是已经当上队长了啊!”织姬说,

”对呀!”平子回答道,转过身将背后的「五」露了出来,并补充道”是五番队的哟”

”虽然真的很讨厌...不过,嘛,因为副队长是美人啦!”

”....平子队长....”

露琪亚愣了一下后,将混杂着责备的视线投向平子。

”...开玩笑的啦”平子噘了下嘴。

织姬看着这两人的互动笑了起来。

”平子君你...啊,对了!已经不能在叫「平子君」了!应该叫队长了”

”就以前那样叫就行了!现在重新换称呼就像增加距离感一样很讨厌的。而且织姬MM不也把十番队队长叫作「冬狮郎君」吗!只偏心那个小子(原文是ガキンチョ、在下不才求高人指点)太狡猾啦〜也叫我「真子君」啦〜!”

”恩---这个...”面对平子有点麻烦的要求,织姬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时某种好笑的旋律传了过来。

”恩?什么声音啊....?”

露琪亚慌慌张张地四处环视着。

P058-P059

”平子君听不到么?”

被织姬这样指出的平子呆笑着从怀里取出了传令神机。(容我吐槽一下那个"神机",传令机就行了为毛加个"神"啊!)

"我的来电音设的是jazz啦!很潮吧?”

自满地这么说了之后,"啊,抱歉〜”向二人打了个招呼后,按下了通话键。

"MOXIMO—XI...喔,桃!”(漫画译版是‘桃桃’或‘小桃’,本人不喜欢一切平桃倾向的东西,何况原文里就是‘桃’,发音もも)

来电者是五番队副队长•雏森桃。因为对仅仅说了"稍稍出去一下啦”却仍未回来的平子感到担心而采取了联络。

"...恩—,再一会儿就回来啦。桃,你也差不多休息下啦。队首室里有就任庆祝会留下的茶点心,你随便吃吧...没关系,去休息!这是队长的命令!最快一小时就回执务室啦!就这样!”

结束了通话将脸抬起来的平子就看见了两人看向这边充满兴味的眼神。(八一八啊八一八)

"我在和副队长说话啦(这句没把握)。虽然是个好孩子,但那家伙即使是休息也总是在工作啊...休息也有些辛苦呢”

"真是个拼命三郎呢,五番队的副队长!”

"雏森桃是个无论在哪里遇到都会相处愉快的人呢!”

"当然了!”平子笑着看向织姬,边点头边说"织姬MM真是个好孩子呢...”露琪亚看着这两人的互动推测了下平子和雏森的关系,暗中放心的松了口气。

自从决定平子就任五番队队长之后,在一般队士之间"雏森副队长难道不太接受不同类型的新队长”这样的臆测广为流传。因为蓝染和雏森之间那很强的联系即使在护廷十三队也十分有名,像这样之类的猜测也不可能不会到处流窜。

露琪亚觉得既然是推测的就不应该说,虽然保持着沉默,但对这两人的事还是一直很担心的。

"雏森副队长已经很精神了呢。之前听说负了重伤疗养了很长时间...”

看着露琪亚放了口气的样子,平子眯起眼睛笑着说"多谢担心了呢,露琪亚MM”

"嘛,虽然现在是精神起来了...但自那次战斗之后的三个月以来,即使是伤治好了也总看起来是沉默寡言的啊—”

视线向上,注视着樱花。

平子最初探望雏森的时候也是,在窗边立着的花瓶里盛开了有一枝樱花。

P60-061

一个月前

四番队•综合救护值勤办公室。

"下午好—!雏森桃MM,我能进来吗—?”

在敲门并寻问了之后,得到了病房内"啊,好的!请进”的回复。

"打扰了〜”

雏森稍稍歪着头看着进入屋内的平子。虽然拼命地搜寻着记忆,但这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眼熟。

"那个...”

对着困惑的雏森平子呆呆笑了起来。

"正式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呢!你好,我叫平子真子〜”

听到这个名字,雏森轻轻地"...啊”了一声。

"HAI!我知道!”

"真的!?好开心啊〜”

"前不久,七绪小姐....啊,七绪小姐将前任八番队副队长,还有关于假面军势的各位都告诉我了。平子先生确实....是蓝染队长之前的五番队队长。”

看着即使是屡次遭到了背叛,却仍然将蓝染称呼为"队长”的雏森,平子抽了下眉。

蓝染擅长掌控人心。谨慎有礼的言行举止,不仅受到高层的赏识,在部下中的人望也很高。在五番队队员中,像雏森这样至今任未摆脱束缚的大有人在。想到这,对蓝染的恨意又重新涌了上来。

因为不想被看见这样的表情,平子把视线从雏森身上错开,将目光停留在窗边装饰用的一枝樱花上。

"冬天的樱花吗....真好呢”

窗外,乌云满天。

在这灰色背景的衬托下,樱花的美丽越发显眼。

P062-063

"那个是阿散井君...六番队的阿散井副队长拿过来的。”

雏森也看向了樱花,表情放松了下来。同时也想起了"鲜花什么的不符合我的风格”的来探望的恋次害羞的样子。

"在离一番队很近的地方有个很大的澡堂,听说就因为这个的关系,周围的地方即使是冬天也似乎比较暖和....明明还是一月,这里的樱花却开了。”

明明是表情平和说话的雏森,却没从她身上感受到生气。仿佛缺失了重要的东西,弥漫着空虚。

平子拉过靠在墙边的椅子对着雏森坐下。直直看着那双眼睛,说"雏森MM,我...想要接受五番队队长之职”

雏森一瞬间睁大了眼睛。

她之所以没觉得这个消息有多惊人,是因为从七绪那里听到了关于新体制的相关消息,在平子拜访自己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早晚会提到这个话题。

"...这...样啊...”

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垂下了头。

对着平子,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合适。多谢了、恭喜了、拜托了....哪个都觉得不对。没有能够表达自己真心的语言。

对着仅仅这样就沉默不语的雏森,平子放缓了语调。

"我的斩魄刀叫作‘逆拂’,但这家伙性格真的有够恶劣的啊...总是说谎。我从那之中找出了沙粒般大小的真实,逆拂才屈服于我的”

突然开始说起斩魄刀,让雏森愣了一下。平子没在意,继续说着。

"最初见到蓝染的时候,逆拂就沙沙作响。心神不宁、忐忑不安...类似这样的感觉呢。因为逆拂是个对外面的世界不怎么感兴趣的家伙,像这样还是头一次呢。是发现与自己相似的家伙而感到兴奋了吧....”

弯下腰,将手放在逆拂的刀柄上。为了唤出逆拂,试着‘砰砰’地敲打了一下,逆拂没有回应,沉默着。

"就因为这样,我才从最开始就注意蓝染的。那家伙将恶质的本性都藏起来了啊....但是,他实在太会抓住机会乘虚而入了。在他露出马脚之前...任其自由行动的结果就是这样了啊”

P064-066(065插图页)

因为蓝染百年以上都在这附近一带持续这他邪恶的研究,极为庞大数量的魂魄都消失了。

家族、恋人、挚友、敬爱的长官——因为爱人死亡的人们,心里收到了极大的创伤。

"无论用什么手段,我都要将蓝染抹杀....!”

平子将手覆在额头上,然后一下揪紧自己的刘海。

那是不管被怎样的谴责,即使谁都无法理解,也一定要达成的事。

即使是蓝染已经入狱的现在,这股悔恨之情也无法抹去。

"那样的事...请不要说...!”

平子一抬头就看到了雏森眼睛里包着泪水凝视着这边的样子。

"我,对于和蓝染队长相遇...还是很感谢的”

露出个悲伤的笑容,眼里溢出的泪水沿着雏森惨白的面颊流了下来。

"从真央灵术院毕业,能够进入我希望的五番队,真的很开心...从那之后到当上副队长,我一直以蓝染队长为目标在前进。队长给我的忠告,我一直刻在心中。之后...突然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已经不知道往哪里前进才是对的了...”

P065(图)


雏森在伤口完全愈合醒来的同时,就立刻探寻蓝染的灵压。心里还隐隐期待这一切全是自己的噩梦。

但是,希望中长官的灵压在尸魂界哪里都感知不到。

"那个人,把尸魂界...我和大家都背叛了,虽然脑子里清楚,但是心里却不愿相信...作为五番队副队长你要稳重可靠起来,队长的事给我快点忘记,虽然也这么想过...但忘不了,越想就越思念,越来越痛苦....!”

自从就任副队长以来,无论到哪儿都和蓝染一起。在尸魂界,充满了和蓝染的回忆。

走出病房,是那么的恐怖。

不管愿不愿意都会浮现出来,那些满足的日子的回忆是那么的可怕。

"...那么烦恼的话就给大家说好了。即使忘不了也没什么”

松本乱菊甘脆地说。

P067-068

"原谅不了蓝染,即使一生也没打算饶恕他...但是呢,雏森。我呢,和那个人在一起时也有开心的事呢...所以也打算把这些回忆留存下来。即使是为了取得我们的信赖而表现出的演技...”

伊势七绪在使劲思索后说到。

"我还在灵术院的时候,从作为特别讲师的蓝染那里学到了鬼道的练习法。因为是效率十足的方法,即使是现在也仍在实践。那个方法现已载入了鬼道课本,虽说是蓝染提案的,今后却也没遭到禁止...很抱歉只能说出这样的话,雏森小姐。我想说的话能传达给你就好了...”

"被很棒的同伴包围着呢,雏森MM...”平子看着落着豆大的泪珠述说着的雏森恳切地低语道。

"我也有很长时间和蓝染共事过,要说一点不有趣是假的...确实,也有很快乐的时候呢”(指!平子你其实想说和蓝染在一起的都是快乐时光才对吧)

蓝染冷静的吐槽也并不讨厌。

所以这份怒火才一点不少。

"啊?啊!听说雏森MM很烦恼,我一下子就能解决的哟!虽然是这样想的,但不是已经解决得很好了吗!”

平子突然将肩膀垂下来,像孩子一样闹起情绪。

"呼呼,真对不起”雏森用手指将泪水擦掉小声笑道。(呼呼= =老娘还呵呵呢)

"...嗯?那为什么还待在这里呢?”

平子理所当然地问道。雏森身体上的伤已经完全治好了,这是在拜访之前就向卯之花确认过了的。

雏森的脸上再次布满愁云,将视线落在叠在膝盖的手指上。

"...五番队的大家,每天都为了看望我而来,对我说‘队里的事请不要担心’、‘再多休息一会儿也没关系’。虽然我明白这是为了顾及我的想法才这样说的...但是怎么说呢,总感觉队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艰难的说完这番话,眼泪再也忍受不了的从眉间用力挤落。(我真的没译错嗯,就是这样)

"呆子!!!”

平子砰地一下弹了雏森的额头。

P069-070

“呀啊!?”

平子对着两手捂着额头的雏森说到道:“沮丧个什么劲啊!?那些家伙想说的是‘你的归所我们都有好好守护着所以请安心’...像这样的话才对吧!”

雏森唰地一下睁大眼睛。

注视着自己的平子表情严肃,虽然是这样,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暖暖的。

“部下常常会效仿上位者。就因为是这样你才更应该明白你的职能是什么。他们会一直相信‘雏森副队长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就一蹶不振的人’的吧?...你才是那个最看轻自己的人吧,桃”

这是平子第一次以“桃”来称呼雏森。

也是把她作为自己的部下,下定率领五番队的决意的瞬间。

“是...!实在是...对不起...!”

雏森对着平子低下头,稀哩哗啦的哭起来。不管擦几次,脸都会被又涌上来泪水淹没。

平子呼地叹了口气,用温和的眼神凝视着肩膀颤抖哭泣的雏森。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吧。走了哦”(就是那句平子冬季大战前在仓库里说的最后一句台词,行くで,帅爆了!)

说完站了起来。“诶...?”雏森抬起哭肿的脸看向平子。

“差不多该准备走了!回去,我们的番队了哦!”

平子扬起嘴角笑起来,迅速地走出了屋外。

雏森注视着啪地一声关上的门扉,就听到从走廊传来“快跟上!”的催促的声音。

“是...!是,平子队长!”

雏森这样回答后开始迅速地整装打扮。

脸上扬起了柔和的笑容。

P070-072

“归队之后,就以非常惊人的速度整理好积攒的文件...自就任队长以来,基本就没什么我要做的事。很轻松愉快呢”

雏森通常都把本该交给部下的工作自己揽来做,而空下来的时间都拿给他们休息了。“连我的分都给做了真的很感激啊。即使这么说了,也只能做到把休息时间给他们了啊...”被堆成山的文件包围着的她露出了晴朗的笑容。

“我在很?早以前做队长的时候,蓝染就是我的副队长了。那家伙也是个勤劳的人啊–桃把那家伙的工作全记下来了啊...文件的书写方式,整理整顿的方法,真的都惊人的相似呢”

蓝染在就任队长职位之后就开始重新认识工作体制,工资的增额、手续的简化等等,为队员们做了改革。虽然对于蓝染而言这只不过是掌握人心的其中一环,但这确实也让队员的境遇得到了改善。

蓝染所留下的,也不净是不好的东西。

“除平子君以外的各位也都回归十三队了吗?”

回答织姬疑问的是露琪亚。

“凤桥楼十郎殿下和六车拳西殿下各自就任了三番队和九番队的队长”

对边听边点头的织姬平子又补充了几句。

“虽然反对的家伙也有很多啦...嘛,但也不能让那个空位永远都这么空着,结果还是就这么决定了”

本来一下子缺了三名队长就让住在静灵廷的人们越发不安,如果一直让这个空位一直存在下去的话,这个不安感就会扩大至尸魂界全境。

中央四十六室也是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事才作出的决定。

“决定让我们就任队长本就是一件最惹人争议的事,日世里她...”

平子长叹一口气说道。

“说的也是呢...”露琪亚也苦笑道。

“我们待在现世的期间,一直都用的喜助做的义骸。当然义骸不会跟着长大。就因这样,我们才不能在同一个地方久居。暂且不说其他的家伙,日世里、白、莉莎的外表...总长不大的孩子会很不自然的吧?”

原十二番队副队长?猿柿日世里、原八番队副队长?矢胴丸莉莎、原九番队副队长?久南白的外表,即使说是中学生也是能够理解的——至于日世里,尚且看作小学生——少女吧。

假面军团的地下指挥部,是由原鬼道众副鬼道长?有昭田钵玄开发的结界“八双崖”来保护的。是会将物体存在本身从他人的意志中完全抹去的术,所以基地仍未被发现过。也正因如此,假面们就只能在结界内生活,外出时就会被周围的人看见自己的脸。在同一场所逗留的时间最多不能超过五年。

P073-074

“日世里对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十分的讨厌啊...。不过不管是谁都不会喜欢频繁变换住所吧。这全都是蓝染和相信蓝染的死神们的错...我对于回去做队长这事,虽然觉得有点不爽,但已经很疲倦了。”


从平子之前说的理由当中可以看出,日世里即使在假面军团中,也是那个对死神特别的无故讨厌的人。即使蓝染已经入狱,这积攒多年的仇恨也不可能轻易消失,而回到尸魂界恢复死神的身份生活更是没考虑过。

在听到平子他们打算回去做队长的时候,反射性的就想到了“被背叛了”。

“无法相信!!都做了些什么白痴事啊秃子!!”

连防守的时间都没有,日世里的一记强力回旋踢踢中了平子的侧颈部。

哗—①地一下摔向地板的平子,在那一瞬间甚至连痛觉都还未感觉到。

那是强力到连在场的露琪亚都不禁会担心‘难道脖子没折断吗’的一击。

在织姬问了“那现在日世里怎么样了?”后,平子将两手交扣放在脑后望向天空。

“那家伙伤好后就立马回现世啦。好像偶尔会去喜助那儿露露脸,总之乱七八糟的啦”

想到浦原估计还是会用以前那旁若无人地态度对日世里。

平子的嘴角就自然地浮现出笑容。

“这样啊...但是一个人会寂寞的耶...”

织姬回想起以前拜访过的假面军团的基地,想到那里只有一个人孤零零的日世里就感到胸口一下被揪紧了,心里酸酸的。

“不需要担心的织姬MM!罗武和钵都留在那儿的!”

钵玄回到现世的理由是这样的。

“要维持基地的话,我的结界是必须的。我也没留在这的理由。而且...长期外出的话,那些粘我的猫会感到寂寞的”(大叔身少女心)


注①(拟声词可自行想象,很多日本拟声词都没对应中文,比如这里的声音其实是BITAAAA)


ps这次译的真的超纠结啊,估计是因为平子那货的关西腔,比如这句“虽然觉得有点不爽,但已经很疲倦了。”我怎么都想不出来怎么翻,于是借助了下Google翻译...结果就翻译出了“我是这样重的狗屎”这种狗(哔—)不通的句子,而且不管是我怎么折腾,“很重”“狗屎”这两个词怎么都摆脱不掉Orz...我说...Google乃到底对“很重的狗屎”到底有多大的执念啊.


P075-076

爱川罗武的理由则是。

“我也要回去。没有少年JUMP存在的世界是空虚的!嘛,保护日世里也很重要啦”(诶怎么听起来日世里少女像是附带上去的)

追上一个人就迅速返回的日世里,钵玄和罗武也离开了尸魂界。

“莉莎和白也好像经常会来,高兴吧?”

“这样啊!太好了!”

织姬松了口气,忽然心里又冒出了疑问。

“...诶?莉莎和白经常会来是指来尸魂界这边...吗?”

“没错。两人基本上都是一起来的。”

“我也可以问个问题吗?”

露琪亚问道。

“ 什么啊这么客气!再直接点啦!...说吧,什么事?”

不满于露琪亚的拘谨,平子催促道。

“我没有听说过矢胴丸殿下和久南殿下要归队的消息,两位是回原本的所属番队吗?”

如果是以过去担任副队长的实力归队,那么就应该给予与之相应的席位。但是,露琪亚不仅没见过类似内容的文件,连报告都不曾记得接到过。

“白回到九番队还是像以前一样在拳西周围吵吵闹闹的,好像没担任队士的职务。虽然那家伙知道拳西回去当队长后,也说了‘我要做副队长!’这样的话。现在的副队长是...叫什么来着?那个脸上有刺青,目光凶恶...”

“是桧佐木修兵殿下吧。”

“对对!听说桧佐木和拳西商量后决定让白就任一份她感兴趣的新工作”

前几天平子拜访拳西时听到的事,又是接下来的内容了。

P077-078

白听到拳西恢复九番队职位的反应是在大家的预料之内。

“诶—!?那样太狡猾了!!拳西当队长的话,我也要当副–队–长–!!”

白在床上不停打滚,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挥舞着手和脚。

“拳西是白痴白痴白痴白痴白痴—!!”

相比着不知所措的桧佐木,已经司空见惯的拳西显得十分冷静。

“...给你准备了别的工作的。”

白一下子停了下来,看着拳西。

“别的...?”

对着提高了音调并透着不满的白,桧佐木假装咳嗽了一声说。

“我们为白设立了‘超狂热头条新闻部主编’这个职位。”

“超狂热...头条新闻部主编...!那是什么啊什么啊!?”

白的眼睛又重新亮了起来。

桧佐木趁机一口气说完。

“尸魂界和现世——将两个世界互不相交、谁都未曾看见的现象事件传达给读者,既cool又让人惊叹、时尚又梦幻、美丽而刺激的究级编辑记者...那就是,‘超狂热头条新闻部主编’!”

“我做!!”

白立即就回答了。


“因为白很喜欢能造成反响的横写文字呐....”

超狂热头条新闻部主编,简写成URSE=『うるせえ』(烦人),对于白拳西可是投注了很多精力啊,虽然本人还未察觉到这事。

“从『瀞灵廷通信』的下个月刊起好像白就要开始她的连载了?貌似是介绍现世的各种东西的样子呐。”

九番队担任护廷十三队的文艺一职,历代『瀞灵廷通信』都经由他们编辑发行。

=================================

诶诶大概就是这样呢

呼呼,还好没有字数限制_(:з」∠)_


怎么办感觉有明显的蓝平倾向啊哈哈哈哈





评论 ( 5 )
热度 ( 15 )
  1. 白象之牙Ки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黑崎一护养成计划

© Кит | Powered by LOFTER